首页 资讯 关注 艺术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影视

旗下栏目: 资讯 书画 影视 名人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来源:今日头条 编辑:王欢欢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2-04
摘要: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---前段时间,正逢北京电影学院78级校友聚会,整整三天的庆典让张铁林似乎回到了学生时代。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  张铁林

  演员、导演。1957年6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。1982年,张铁林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,后赴英国留学,上世纪90年代加入香港电影工作室,参加《黄飞鸿》系列电影的拍摄,1998年因在《还珠格格》中饰演乾隆皇帝红遍大江南北。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  1978年张铁林报考北影的准考证。图片由本人提供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  1978年张铁林报考北影的准考证。图片由本人提供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  拍摄《还珠格格》时,张铁林与范冰冰、林心如、赵薇(从左至右)合影。

张铁林 从装卸工到“皇阿玛”,时代给了我太多幸运

  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中张铁林、王刚、张国立(从右至左)成为铁三角。

  前段时间,正逢北京电影学院78级校友聚会,整整三天的庆典让张铁林似乎回到了学生时代,时隔40年再聚首,当年英俊帅气的小鲜肉现在已年近六旬,白衬衫西装外套,再加上一顶小礼帽,显得意气风发。他笑说自己现在宅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多,写书、练字、画画,变成了一个“宅男”。四十年来,他赶上了改革开放,电视电影市场繁荣的好年代,他说自己成了既得利益者,能在风云瞬变的娱乐圈中客观观照自己,即使最红的时候也没有膨胀到哪儿去,“我这个人天生有种乐观的心态,经常会跟比我处境更艰难的人相比,所以总是感恩多于抱怨,我觉得自己能走到今天,得到的比付出的多得多,剩下的就是要去回馈社会。”说着说着,他打开微信中自己正在采用的一套“皇阿玛表情包”,“时代变化太快了,只能尽力去跟上。”

  现在,张铁林出演的影视剧逐渐减少了,他笑言自己已经不是“小鲜肉”了,也很清楚不再是电视剧的主流,年过六旬的他自动地想“退居二线”,把更多机会留给年轻人,除了热心教育、公益,他醉心于书法和手札的收藏,被问到不拍戏了会不会心里发痒,他笑说,“这是很自然的正常规律,我们年近古稀,人到了这个阶段,身上承担的使命和以前也有了本质的改变,一浪推一浪,这个年纪也希望用更多精力推着年轻人向前走。”

  恢复高考逃出装卸工命运

  1973年张铁林下乡插队到临潼务农,1976年被招工回城,返回西安成了一名装卸工。1978年,全国恢复高考制度,这成为张铁林人生的重要转机,进入演员这个行当主要是为了避免在继续日复一日的苦力劳作,张铁林当时的唯一追求就是有一个正经的、又是自己喜欢的饭碗,他不会把考电影学院说成天花乱坠的艺术梦想,坦诚说自己的动机非常朴素,“当你是一个装卸工,每天早出晚归、风餐露宿,整天扛着大包、箱子进出货运场,这样的一个人,当国家开始有机会让你考大学,你还会说我想选一选哪个学校吗?”他带着极为现实的语气回想当年,“考大学就是一个动机——我要改变命运,我要逃出去,只要不让我再干活、做苦力、扛箱子,你让我上什么学校都可以,我没那么伟大的胸怀,不用唱高调。”外界总认为年轻的张铁林用俊朗的外表轻易获得“北影”的录取通知书,事实上并非如此,不久前他曾和40年前的老师说,“老师您还记得我初试的时候就被刷下来了吗?那中国可就真少了一个皇帝了。”

  北影考试是“最激烈的竞争”

  陈凯歌在北影78级校友聚会上的一番话让张铁林听了很感动,他说自己太认同了,“改革开放就像乌云中间露出了一道光,我们就是被那道光普照的孩子,是很幸运的,我们的学习、表演都是和共和国一起进步的,我们拍的不仅是我们的感受,也是国家的现状。”张铁林报考北影时面临着人生所谓“最激烈的竞争”,三五天的考试时间要淘汰掉几千个候选者,20个人一组做小品,出一个题目叫火车候车室,考官就在一堆人中挑三五个“顺眼”的留下。张铁林皱着眉头,“那个考试制度太残酷了,可能你演个扫地的就被老师看上,演一个安静地抱着孩子的就被刷掉。”初试被刷的张铁林没有气馁,“我做装修工时很想进西安电影制片厂,就找那里的老师给我辅导小品、朗诵,后来就想尽办法求着老师再帮我找点关系,才有了再考一次的机会。”他还分享了考试的一个小技巧,“我太想考电影学院了,所以报名很早,是陕西地区001号考生,每次发榜的时候我的名字都排在第一个,结果坊间很多人以为每次我都是第一,就有传说说一个装卸工特别厉害,出榜都考第一,他叫张铁林。”说到这里,他又传来一阵皇阿玛标志性的“呵呵呵”,告诉记者早报名是非常有意义的。

  不相信自己会在银幕出现

  张铁林一直认为,做艺术行业是需要天赋的。他从小就画画,在宣传队时四处给人讲故事,样板戏什么的照单全收。中学时候和郭达在一个宣传队,他演小战士,郭达演黄世仁,抢喜儿的时候掏出枪冲天上开,张铁林就配合着在一旁“啪啪”砸炮,给枪响配音,“如果我当时砸不响,郭达那个枪可就哑了。”以往的这些历练对于大学都太浅显了,他说自己就是个种了几年地的农民,突然跑到搞电影的大学,天天看着黑白的好莱坞电影,能做什么梦?做任何梦都好像极不现实,“当时看着《魂断蓝桥》、《飘》,老师指着银幕说这样伟大的电影离你们很近,几年后你们也会和他们一样出现在银幕上。当时听了我们都吃惊得不得了,心想着我们都是些什么人啊,能出在银幕上?谁会信这种鬼话?”不过,张铁林幸运的事情也不少,刚刚大学二年级,他就在中央电视台的第一部单集电视剧《有一个青年》中扮演男主角顾明华,这是他第一部影视作品,也是中国第一部用蒙太奇剪接手法拍的单本电视剧。1983年,他还主演了白沉导演的《大桥下面》,片中饰演修车匠的他一脸稚嫩,他颇为自豪,“谁没有小鲜肉的时候,那时我也是帅得不得了的第一男主角。”

  赴英留学每天赋予新鲜感

  张铁林说,要不是改革开放,恐怕很多在西安的同学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机会去北京,当时跟别人说自己去了北京,别人都觉得你像去了巴黎和纽约。实体超市对他来说印象最深,以往买东西都需要在柜台前让售货员拿给自己看,再决定买不买,1983年,超市可以在货架上放着商品让顾客直接触摸,在他看来那是“充满兴奋感”的体验。后来赴英留学,他觉得坐飞机怎么坐都不累,他当时英语不好要死命补习,每天在英国街头走路“见世面”。英国留学的日子生活拮据,人生地不熟,但他都铆足了劲儿修炼自己,给BBC拍纪录片,甚至还给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执导的《夺宝奇兵》当过副导演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张铁林来到香港,加入徐克的电影工作室,参演了《黄飞鸿2:男儿当自强》,后来还转去了卫视中文台做起了电影专栏节目。张铁林爱回忆自己林林总总的经历,丰富的际遇让他每走一步都觉得新鲜快意,拍《垂帘听政》和《火烧圆明园》时他结识了梁家辉,他觉得对方就是浑身都“洋气”的“外国人”,梁家辉带着他在故宫四处转悠,用外汇券买杯咖啡和面包,还可以在烤箱里加热一个烤肠。

  《还珠格格》后走上“皇帝专业户”

责任编辑:王欢欢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艺术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© 2015-2020 中国亚太和全球网络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5062482号-1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 技术支持:多米互动

电脑版 | 移动版